首页 >>谁在亏损、谁在盈利?丨煤化工这些产业链仍具投资价值!
谁在亏损、谁在盈利?丨煤化工这些产业链仍具投资价值!
发布来源: 石油和化工采供资讯 发布时间:2020-12-26

煤化工行业有一句顺口溜:年年难过年年过,年年过得都不错。但这句调侃,今年再没有听到过

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发布的上半年行业经济运行报告显示,上半年,石油和化工行业实现营业收入5.07万亿元,同比减少11.9%;实现利润总额1416.1亿元,同比下降58.8%。其中,煤化工产品营业收入同比减少13%,降幅比石油化工行业扩大1.1个百分点;煤化工行业净亏损额8亿元,成为石油化工领域为数不多的亏损子行业。另据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的跟踪研究,1~8月,煤化工行业实际亏损额超过15亿元,创煤化工行业统计以来同期亏损额最高纪录

谁是亏损王

——无论独立煤制甲醇企业还是焦炉煤气制甲醇装置,目前全部亏损。

截至2019年底,我国甲醇产能为8812万吨/年,已经投产的煤制烯烃和甲醇制烯烃项目39个,合计烯烃产能为1824万吨/年,配套甲醇产能为3547万吨/年。这些配套甲醇几乎全部为煤制甲醇,占当年煤制甲醇总产能的52.96%。换言之,目前国内至少有5265万吨/年甲醇产能并未配套甲醇制烯烃装置。根据石化联合会的统计,今年上半年,我国精甲醇产量为2395万吨,甲醇装置平均开工率为54.36%。由于煤制烯烃配套甲醇装置开工率普遍超过90%,这部分甲醇产量可达1600万吨,而商品甲醇产量约795万吨。上半年,煤制甲醇平均亏损400元/吨、焦炉煤气制甲醇平均亏损200元/吨。假设天然气制甲醇因亏损全部停产,795万吨甲醇产量全部为煤制甲醇和焦炉煤气制甲醇,则甲醇行业总亏损额达28.78亿元。

“今年以来,焦炉煤气制甲醇亏损巨大。打个比方,一瓶矿泉水卖1元钱,一瓶同样容积的甲醇售价只有0.6元,比水还贱的甲醇已经成为拖累企业盈利的最大因素。”陕西陕焦化工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姚继峰对记者说。

陕西渭河煤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张增战亦向记者透露,1~6月,甲醇价格创历史新低仅1400元/吨,渭化集团吨甲醇亏损四五百元。虽然近期上涨了200元/吨,但仍亏损至少200元/吨,成为企业最大的出血点。

——煤制油延续亏损。

中国国际工程咨询有限公司的研究表明,以目前的煤价、投资强度与环保要求,煤制油项目盈亏平衡对应的国际原油价格在55~60美元/桶(相当于401~474美元/吨)。而今年1~8月,国际油价平均水平只有40美元/桶左右,4月还曾跌至不可思议的负值。这意味着煤制油的亏损看上去理由充分:国内煤制油企业每产销1吨油品,至少亏损109美元。

目前,我国已经形成921万吨/年煤制油生产能力,按上半年平均负荷率70%计算,共产销油品322万吨,减掉40%的化工产品,实际成品油193万吨,亏损约2.1亿美元,约合14.09亿元。

——煤制乙二醇在亏损泥潭苦苦挣扎。

截至2019年底,国内已经投产的煤(合成气)制乙二醇项目24个,合计产能为497万吨/年。今年以来,国内乙二醇市场价格同比下跌近40%,大多数企业出厂价长期在4000元/吨下方运行,最低时甚至只有2700元/吨,吨产品净亏损超过1000元,导致今年煤(合成气)制乙二醇装置平均开工率仅43%。

即便去掉山东华鲁恒升化工股份有限公司50万吨/年、新疆天业集团一期5万吨/年等合计70万吨/年尚可盈亏持平的煤(合成气)制乙二醇产能,上半年煤(合成气)制乙二醇行业的亏损用公式也能计算出来,那就是[合计产能(497)-盈亏持平产能(70)])*半年(0.5)×开工率(43%)×吨产品净亏损值(1000)=9.18亿元。

事实上,自2018年10月乙二醇价格持续大幅下跌以来,煤(合成气)制乙二醇企业就在亏损泥潭苦苦挣扎。

选几个有代表性的企业看:

拥有全球首套22万吨/年煤制乙二醇、8万吨/年草酸生产线的上海丹化化工科技股份公司公告显示,今年上半年,公司净亏损1.37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亏2521万元。

拥有6套合计130万吨/年煤(合成气)制乙二醇生产能力的河南能源化工集团,今年其煤制乙二醇分厂全部亏损。

山西阳煤化工股份有限公司100%控股的寿阳化工公司20万吨/年煤制乙二醇项目上半年亏损1.52亿元;持股54.6%的河北深州化工有限公司22万吨/年煤制乙二醇项目上半年亏损1.84亿元。

——煤制气早已难逃亏损命运。

在已经投产合计51.1亿立方米/年的煤制天然气项目中,除内蒙古汇能煤化工有限公司4亿立方米/年煤制液化天然气项目盈利外,大唐国际克什克腾旗煤制天然气有限公司13.35亿立方米/年、新疆庆华能源集团伊犁煤制天然气有限公司13.75亿立方米/年、伊犁新天煤化工有限公司20亿立方米/年等装置全部亏损。按平均负荷率60%计算,上半年这3个煤制气项目共生产天然气14亿立方米。以目前的入网价格和煤制天然气综合成本推算,煤制气产品亏损约0.5元/立方米,上半年行业亏损约7亿元。


谁在盈利

尽管煤化工产业整体亏损,但仍有一些子行业和企业实现了盈利。

——焦化行业算得上矮子中的将军。

根据工信部公布的数据,上半年,我国焦炭产量为2.29亿吨,同比微降2.5%。虽然因焦炭价格同比下降11%导致行业利润有所减少,但全行业实现利润依然超过80亿元。其中,仅山西焦化行业实现利润总额就达24.9亿元。下半年,在需求恢复带动下,焦化行业利润将大幅提升。

其中,陕西陕焦化工有限责任公司仅7~9月盈利就达1亿元。山西焦化股份有限公司上半年实现主营业务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31.16亿元和4.49亿元。山东几大焦化龙头企业前5个月微利,6月后吨焦炭产品利润高达500元。

——煤制烯烃堪称盈利明星。

我国自主开发的煤经甲醇制烯烃技术自工业化应用以来,就持续为投资者带来丰厚回报。2019年,在聚烯烃均价同比下跌10%的情况下,煤制烯烃行业整体毛利率仍超过20%,实现净利润达125亿元。今年以来,在煤化工行业整体亏损的情况,煤制烯烃依然没有让投资者失望。虽然聚烯烃价格较去年同期相比跌幅近20%,致使煤制烯烃盈利收窄,但除2~3家企业外,其余煤制烯烃企业全部实现了盈利。其中,中煤陕西榆林能源化工有限公司、神华宁夏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神华新疆能源有限责任公司、中天合创能源有限责任公司等大型煤制烯烃项目,1~9月实现利润均超过2亿元,整个煤制烯烃行业实现净利润超过45亿元。

——一些不被看好的落后生表现出较强的盈利能力。

在多年来不被看好的煤制化肥行业中,今年亏损的主要是那些采用固定床间歇式气化的氮肥企业,而采用现代煤气化技术建设的大型合成氨-尿素装置,绝大多数实现了盈利。中国中煤能源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图克大化肥等装置,吨尿素产品利润甚至超过400元,利润率超过25%。

“随着技术进步和管理精细化,国内煤制尿素先进水平完全成本可控制在1000元/吨左右。这种情况下,即便尿素价格跌至1500元/吨,相关企业也能盈利,何况今年以来尿素出厂平均价超过1600元/吨。”渭化集团总工程师马军忙向记者介绍。

甚至同一家企业,其经营状况也大相径庭。同属山西阳煤化工股份公司控股子公司且主要产品均为化肥、甲醇,阳煤丰喜集团上半年亏损达2.86亿元,而阳煤平原化工有限公司、阳煤泉稷能源有限公司、阳煤正元集团有限公司上半年实现净利润分别为1433.39万元、209.03万元和1339.49万元。


谁有“钱”景

——煤制烯烃显然是首选投资方向。

今年以来相关企业能够盈利,足以证明其技术工艺本身的先进性和竞争力。而且该产业链设备能够100%国产化,不会受到国外制约。更为重要的是,虽然近几年国内烯烃产能增长较快,但供需缺口仍超过2000万吨/年,具有一定发展空间。

当然,最怕一哄而上。业内人士分析,3~5年后,中国烯烃产能将基本满足国内需求,甚至可能出现过剩。企业在上马煤制烯烃项目时,要尽可能选择己烯共聚聚乙烯、辛烯共聚聚乙烯、乙烯-醋酸乙烯酯共聚物、茂金属聚乙烯、超高分子量聚乙烯、乙烯-乙烯醇共聚物、双峰聚乙烯等差异化、高端化、功能化、国内供需缺口大、附加值高的产品,或者构建煤-焦-化一体化产业链,多产苯乙烯等国内缺口较大的产品,实现项目效益最大化。

——在有资源优势地区适当上马先进焦化项目也是不错的选择。

中国国际工程咨询有限公司专家表示,在后疫情时期,投资将再次成为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最强动力,对钢材的需求将保持旺盛,继而增加焦炭需求。加之焦化行业经过持续高强度落后产能淘汰,产能过剩矛盾明显缓解,适度布局现代化大型煤-焦-化一体化项目仍有良好的盈利预期。

——煤制油仍有油水。

陕西未来能源化工有限公司董事长孙启文依然看好煤制油的前景。但他的设想并非简单建设煤制油装置,而是依托煤间接液化技术建设400万吨/年及以上超大型煤制油装置,并借助规模优势,在大幅降低吨油品成本的同时,规模化综合利用所产油品,生产α-烯烃、聚α-烯烃、高端蜡等国内依赖进口的化工产品,实现基地化、园区化、高质量发展。

——煤的分质利用潜力很大。

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严广劳认为,煤炭分质利用好比炼油行业的常压蒸馏加催化裂解,不仅能大幅降低全过程能耗,还能最大限度地利用煤的化学能、热能,生产丰富多样的化学品和炭产品,显著提升煤的综合利用率和项目经济效益,已经被国家确定为煤炭高效清洁利用的有效途径。


注:本文系本站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

热门课程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