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国融资发展与产业结构升级研究(上)
发布来源: 经济智汇 发布时间:2020-02-14

摘要


对于工业化,中国选择了期初优先发展重工业,中后期过渡为发展轻工业和制造业,逐步完善工业化进程的道路。在工业化进程中,以债权融资为主的融资方式推动了工业体系的建立与不断完善。由于中国已进入后工业化社会,目前正处在产业结构转型期,产业附加值提高,经济发展从重视数量变为重视质量,第三产业所占比重提高,高新技术发展较快。未来中国需要大力发展股权融资来助力产业结构升级,推动科技创新,提高服务业兴起。因此建议:

第一,完善多层次股权市场;

第二,加快金融体制改革;

第三,充分发挥政策导向作用。


一、产业结构演变的两个阶段

(一)重工业优先(1949至1978年)




新中国成立后

为了解决当时所面临的国家安全与经济发展这两大问题,中国政府选择率先发展重工业,使中国能够迅速摆脱贫穷落后的农业国,而转变成为更为先进的工业化国家。国家财富的积累在很大程度上主要依靠工业来实现。在当时,中国政府在面临如何构建我国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这一问题时,有两个可以选择的方式:

一种是仿照西方国家过去发展工业的模式,率先让轻工业发展起来,创造大量财富后进一步发展重工业;

另一种方式是学习同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前苏联,优先集中国家力量让重工业在较短的时间内先发展起来。

我国政府凭借社会主义国家的优势,集中国内力量和资本,采用计划经济让重工业在建国后的短时间内迅速发展起来,使中国成为工业化国家的新兴一员。



1949-1978年

中国工农业总产值由466.1亿元增至5689.8亿元,平均每年增长速度为9.0%。经济増长动力主要来源于工业增长,工业总产值由1949年的123.1亿元升到至1978年的4237亿元,平均每年增长速度为13.0%,工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从1949年的26.4%增长到1978年的44.1%,远远超过同期英美的发展增速水平。在工业部门中,传统重工业发展迅猛,重工业产值和重工业增加值分别增长了28倍和40倍。其中,原煤产量为6.2亿吨,增长为过去的8.4倍;发电量达到3000多亿度,比过去增长了近40倍;原油产量达到1.05亿吨;钢产量增长了200倍,建立起具有3500万吨钢生产能力的新中国冶金工业体系。在这期间,轻重工业的比重也出现了巨大的改变。建国初期,轻、重工业的比重为2.79:1,第一个五年计划完成之后,中国的重工业产值就实现了赶超轻工业的目标,到1966年,中国的重工业产值几乎两倍高于轻工业的产值。1949-1978年轻工业发展年均速度是9.2%,重工业表现出色,增速高达13.6%,三十年间重工业产值增长了23.9倍。重工业的发展为中国从农业产业主导向工业产业主导顺利过渡创造了条件,使得中国产业结构从第一产业向第二产业主导转变,从以轻工业为重心的产业发展阶段,进入了以重工业为重心的发展阶段。

在这三十年重工业快速发展进程中,中国改变了工业落后面貌,向社会主义工业化迈进,在这一阶段中建立的较为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也为改革开放提供了较为坚实雄厚的发展基础,从而改革开放能够取得显著成效。

(二)工业完善,服务业渐兴(1978年以来)




1978-2010年

以劳动密集型为主的轻工业和技术密集型为主的制造业相继崛起,在工业增长中占据主导地位,城镇化的快速发展也推动以地产为核心的重工业产业链迅速扩大,工业体系不断趋于完善。

1978-2000年,轻工业迅速崛起。在这一阶段中,在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被大量压缩,重点转向发展轻工业,重工业从过去主导转变调整为辅助轻工业发展的角色上。轻工业得到了充足的发展,并逐渐成为经济增长的核心地位,轻工业产值在生产总值中的比重为50.13%。

1978-1990年,非电机类机械、纺织、工业化工和钢铁工业四类产业迅速崛起,劳动密集型产业增加值占制造业增加值份额的45%,主要的劳动密集型行业占23.29%,而电机、交通设备、专业和科学仪器设备等技术密集型行业仅占7.94%。

1990-2000年,技术密集型产业发展迅猛,经济繁荣促使消费制造崛起。20世纪90年代是中国工业化进程迅猛发展的时代,其中技术密集型产业的增长速度明显高于整个制造业的平均水平,2000年技术密集型行业在制造业中的增加值占比已上升至41.7%。随着劳动力驱动轻工业发展,经济繁荣也促使消费制造崛起,激发出消费需求。

1990年至2000年间,人民群众的消费水平提高显著。1990-2000年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18.2%,国民人均收入水平迈入5000元门槛。尤其是1992年初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地位的确立,从以往的短缺经济转变为商品经济。收入增长的刚性需求促进了家电等耐用消费品行业的快速发展,这一阶段的消费潮流主要是家庭生活的新耐用消费品如彩电、冰箱、洗衣机等家电。

2000-2010年,制造业逐渐崛起,城镇化的快速发展也推动房地产行业的不断扩大。2001年,中国正式成为WTO的一员,中国开放怀抱与世界正式全面接轨,经济进一步开放使得中国经济迎来又一轮高速增长期。

由于中国处于人口红利阶段,劳动力成本具有较大优势,中国对外开放程度扩大后这一比较优势给中国制造业带来巨大的发展前景。这一时期投资成为三驾马车中推动中国经济高速増长的重要驱动力,2000-2010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10.1%,工业增加值年均增长14.0%。经济的快速发展和人均收入水平的提升,使得这一阶段中国20-39岁年龄段的住房刚性需求群体的住房需求上升至顶端,城镇化率从2000年的36.2%升至2010年的50.0%,住房需求的大量上涨加之经济实力变强和城镇化发展推动以房地产为中心的重工业快速延伸其上下游产业链,带动全行业的发展。建筑、地产、金融业对GDP贡献率从2000年的2.7%、4.2%、4.9%升至2009年的11.8%、5.8%、10.0%。

2010年至今,随着人们收入水平的再一次提升,中国步入了服务业崛起的时代,先进制造和新兴消费快速发展。在最新一轮科技创新浪潮中,人们的经济生活水平上升到新的台阶,居民消费也逐步从过去的满足温饱迈入追求小康的服务消费,中国进入了服务业兴起的阶段。与此同时,2010年后开始的以信息技术为代表的新一轮全球技术浪潮仍在进行中,经济的主要驱动力逐渐转变为创新和效率驱动。目前全球正在推进工业4.0进程,数字化、智能化成为以后发展的主流方向,人工智能的应用领域出现了多方面的拓宽,随着各项科技支持技术的不断发展和完善,共同助力促进智能制造业的全面发展。《2019中国人工智能产业研究报告》称智能经济时代的全新产业版图初步显现,预计2019年人工智能核心产业规模接近570亿元,目前安防和金融领域市场份额最大,工业、医疗、教育等领域具有爆发潜力。


二、融资结构与产业结构的关系理论研究

(一)直接融资比例不断提高

产业结构不断优化升级





近年来,我国社会融资规模整体上呈快速增长之势。社会融资规模总量由2002年的20113亿元扩大至2018年的192584亿元,增长超9倍。2002年至今,我国直接融资在社会融资规模中的占比不断提升,其中企业债和非金融企业股票融资发展迅猛,多层次融资结构逐步形成。从社会融资规模的结构来看,主要包括人民币贷款、外币贷款(这两项一般合并为传统银行贷款)、委托贷款、信托贷款、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这三项一般合并为银行表外业务融资)、企业债券以及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这两项一般合并为直接融资)。

同时,我国三次产业呈快速发展之势,增加值逐年上升。2018年,一产、二产、三产业的增加值分别是2000年的4.4倍、8.0倍和11.8倍,其中第三产业增速最高。产业结构持续优化升级,第三产业比重上升明显。上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经济的快速增长,第一产业占比基本呈下降趋势,第二产业占比在震荡中略有下行,第三产业比重明显上升,在2012年比重首次超过第二产业,并在2015年超过50%。从以上产业结构变化的特点来看,我国产业格局也将逐步由“二三一”转变为“三二一”,由产业优化中期向产业高度现代化阶段过渡,未来第三产业必将成为我国经济发展的主要推动力量。





(二)金融发展与产业结构

升级的作用机制





融资结构和产业结构存在着一种供给与需求的关系,融资结构为产业结构提供资金供给,而产业结构对融资结构提出需求。以“需求引致”、“供给引导”观点为基础,产业结构升级与金融发展的作用机制分为如下两个方面:一是金融通过刺激储蓄向投资转化、改进资本构成、提高资本配置效率、揭示信息和管理风险等方式,促进产业内技术创新、要素分配和管理创新,同时金融业作为第三产业的组成部分,其发展也会对产业结构升级产生积极影响;二是产业结构由低层次向高层次的发展离不开金融支持,高级产业形态会对金融服务提出新的需求,进而促使金融资源重新配置,影响金融体系的发展。






1.间接融资行为

在间接融资层面,金融对产业结构升级的影响通过政策层面的补贴性信贷,以及市场层面的商业性信贷实现。其中政策层面的融资行为是指国家调控宏观经济,配合本国长期产业规划的需要,通过贷款补贴、信贷配给等方式,引导信贷资金流向国家政策扶持的产业,从而促进特定产业的发展。市场性商业信贷主要包括消费贷款和生产贷款,前者通过对消费的跨期配置来调节存量资金,从需求方面间接影响产业结构水平;后者在供给方面采取投资倾斜的增量调节,通过发放企业贷款对金融资源进行配置,以企业为桥梁起到支持相关产业高级化的目的。


2.直接融资行为

在直接融资层面同样也分为政策性与市场性两种金融资源配置的机制。在政策性融资层面,国家一般通过市场准入、加强监管,或成立政府投资控股的产业投资基金等方式积极推动对特定技术含量高、成长性好的企业的金融支持,从而促进结构调整,进而促进产业结构升级。在市场性融资层面,资本市场通过一级市场发行股票和债券,在筹措资金的同时,通过市场自发的筛选功能,将增量资金配置到经营效率高、具有发展潜力的产业中去;二级市场则通过企业并购重组的存量调整方式,为产业结构升级提供实现机制。同时,除主板市场外,中小板市场也提供了一个扶持高风险产业,鼓励新兴产业发展的平台。高度市场化的资本市场对产业发展中的投资收益率、信息揭示和风险判别敏感度极高,金融资本导向效应导致了不同产业部门在技术水平和规模结构方面的差异化发展,产业结构为适应资源禀赋结构的变动而不断调整,有价值的企业通过资本市场融资实现了增量扩张和存量重组,得到迅速发展,既有产业结构得到调整,同时形成了新型产业结构。


3.产业结构从需求角度

带动融资结构的演变

处于不同阶段的产业结构对金融服务的需求存在差异,即融资结构需要与产业结构相互匹配,以支持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和具有自生能力的企业的建立和成长,促进经济发展。产业优化初期,需要以银行贷款为主的间接融资支持。在第一产业主导逐步向第二产业主导过渡的时期,农业改革和工业发展需要大量的基础建设和研发资金。此时,需要以银行贷款为主的间接融资为产业发展提供支撑:

一方面可以通过引导银行信贷支持公共基础设施产业的发展,

另一方面企业的经营权和所有权不会受到银行信贷的影响,更有利于企业与银行形成一种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

产业优化中期,需要提高直接融资的比重。在这一阶段,第二产业在国内生产总值中占绝对支配地位,劳动密集型产业比例下降,资本密集型产业和技术密集型产业的比例越来越高,高新技术产业快速发展。这些新兴产业企业规模小、投资周期长、获利不确定性高,无法达到金融机构的信贷要求,导致各产业部门不断扩大的融资需求难以得到满足。此时,单一的间接融资方式已不再适应经济发展的要求,需要提高直接融资的比重,扩大股权融资。产业实现高度现代化时,直接融资占主导地位。在这一阶段,第三产业占支配地位,表现为产业知识化、服务业多样化、信息技术飞速发展、城市化进程加快。金融、通信、房地产等资本密集型服务业需要大量的存量资本,研发设计、数字服务、生物技术等高技术服务业需要庞大的资金投入,在产业高度发展时期,需要进一步优化融资结构,大力发展直接融资,促进产业结构优化升级。

作者:刘召


注:本文系本站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

服务商推荐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

相关资讯

随机资讯

相关推送

跨国公司供应链结构与汽车产业升级

网络图片全球化对于我国不同产业结构转型升级的作用存在显著差异。这种差异在电子行业和汽车行业表现得最为明显。一般认为,电子行业通过参与全球分工成功实现了产业升级,典型表现就是涌现了华为这样的世界级龙头企业。但是,汽车行业则没有那么成功,迄今为止行业竞争力远没有达到世界水平,也没有出现世界级龙头企业或品牌。出现这种差异,与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参与全球价值链的结构与行业特征、跨国公司战略和东道国因素等紧密

我国数字内容产业投资价值与发展趋势研究

摘要:本文在对数字内容产业界定的基础上,将其划分为12个细分领域,系统梳理和分析了近年来数字内容产业的市场现状、竞争格局、投融资动向、相关政策导向、官方媒体报道倾向等内容,展现了我国数字内容产业发展全貌,并对未来发展趋势进行了预测。首次构建了由7个一级指标、10个二级指标构成的数字内容产业投资价值评估体系,在综合分析的基础上提出了投资建议。关键词:数字内容产业投资价值发展趋势竞争格局中图分类号:G

新结构经济学发展融资研究首份报告发布

由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徐佳君教授、任晓猛博士、吴昕月研究员共同完成的研究报告——《全球开发性金融机构全景概览:内涵、理据与多样性》于2019年5月28日在北京大学正式发布。该报告是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全球开发性金融机构大调查项目的首期成果,也是新结构经济学发展融资研究报告系列的首份报告。开发性金融在实践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但是在研究中却被忽略。这其中,数据缺失是重要原因。《全球开发性金融

 

我国农村产业融合发展的金融支持研究

本文转载自《西南金融》2018年第3期四川省文理学院、中国人民银行达州市中心支行联合课题组作者:孟秋菊、徐晓宗、何永川、李海燕摘要:农村产业融合发展是农村经济转型升级的必然要求,是当前我国的重要发展战略和学界研究热点,但目前我国农村产业融合发展却面临着诸多金融困境,因此,分析我国农村产业融合的金融支持问题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本文首先梳理、凝炼和解读了农村产业融合的内涵;其次从信贷需求大额化与长期化

科技金融服务产业与上海发展对策研究上

摘要:活跃的科技创新离不开繁荣的科技金融。浦东新区是上海国际金融中心与上海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的核心载体的产业发展高地,又是集中国上海自贸试验区和国家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于一体的政策创新高地。浦东新区有基础、有条件、有必要也有能力加快推进科技金融服务产业发展。本文将在界定科技金融服务产业内涵和范畴的基础上,指出浦东科技金融产业的重要领域和方向,并提出加快浦东科技金融产业发展的政策举措

金融结构、技术进步与产业结构升级——基于跨国数据的经验验证

1内容摘要本文分析了金融结构通过技术进步对产业结构产生的不同作用机理,并通过具有代表性的30个包含发达与发展中国家数据,检验金融结构对一个经济体的产业结构的影响效果。实证结果表明,在考虑技术转移的情况下,适宜的金融结构可通过技术进步对产业结构升级有较显著的正向作用,而金融发展水平的对产业结构升级的影响效果并不显著为正。2引言金融影响实体经济的基本理论依据是金融发展理论,主要包括哥德史密斯(1969